当前位置:首页  > 土拍视点--[专家]  > 正文

贾康:征收空置税并不是为了取代房地产税

来源:

南通微房产

作者:

-- 2018-10-30

摘要 近日,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参事讲堂》上发表演讲。根据演讲实录,仇保兴认为,应该对房地产税进行分类,率先出台能够精准遏制住房投机的消费税、流转税、空置税,然后再从容地考虑物业税如何开展,“以达到理性遏制、逐步熨平房地产泡沫的效果”。

近日,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参事讲堂》上发表演讲。根据演讲实录,仇保兴认为,应该对房地产税进行分类,率先出台能够精准遏制住房投机的消费税、流转税、空置税,然后再从容地考虑物业税如何开展,“以达到理性遏制、逐步熨平房地产泡沫的效果”。

10月29日,《楼市资本论》针对空置税的话题独家对话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他认为征收空置税并不是为了取代房地产税。作为《楼市资本论》访谈人物,他对于空置税的看法和建议,值得我们去思考和借鉴。

针对空置房如何界定,怎么征收的问题,他认为空置税是解决房地产问题的诸多可选项之一,如果真的可以实施,合乎逻辑的理论分析会表明:它能够优化供需关系,可以促使人们把现在空置的一些存量变成楼市中的有效供给。但是目前似乎关于空置税如何可操作,还没有看到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还停留在美好愿望的阶段。

而对于空置税能否抑制房价,贾康认为房价与空置率应是正相关的关系,降低空置率是属于增加有效供给之举,有助于房价趋稳。

针对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已经到来的问题,他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现总体可认为有新一轮景气波动中向下调整的拐点,但市场分化特征仍非常明显,决非所有城市一齐向下,必须具体分析区別对待。

以下系对话实录:

楼市资本论:

您是如何理解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所说的空置税的?
贾康:我的理解是,他认为房地产税要从容处理,意思是说“急不得”,特别是在当前贸易状况带来很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之下,生怕引发一些社会问题,所以可先考虑征收空置税。
大家都希望房地产健康发展,以空置税促成这个健康发展,可说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接下来还得讨论:中央讲基础性制度建设才能形成长效机制,那什么是基础性制度建设?空置税究竟是不是基础性制度建设的组成部分,还是只是个权宜之计?可以肯定的是,征收空置税并不是为了取代房地产税。

楼市资本论:您认为如何界定空置?空置税怎么征收?如何实施?
贾康:空置税是解决房地产问题的诸多可选项之一,如果真的可以实施,合乎逻辑的理论分析会表明:它能够优化供需关系,可以促使人们把现在空置的一些存量变成楼市中的有效供给。愿望很美好,但如何使对空置房的征税可操作、具体如何落实?这便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以什么样的指标来界定“空置”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一处完整的商品房空置多少天以上才算应征空置税?如果是达到连续半年不住才算空置,那人家半年内去住个一天怎么算?有人说以电表为准,半年或一年电表不转就是空置,这一点要处理一下实在太容易了,里边连上个电器就能避开交税。有人说靠居委会去监督,那更不靠谱,能一年到头不打瞌睡地监督吗?万一居委会和房主的说法不一致,谁去仲裁? 凭什么依据下结论?所以,目前似乎关于空置税如何可操作,还没有看到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还停留在美好愿望的阶段。

楼市资本论:

和香港比起来,国内的房屋空置率又怎么样呢?房价居高不下,是因为房子太少还是空置太多?空置税能否抑制房价?
贾康:香港和内地各自的住房空置率,我还都不掌握具体数据。据我所知,内地的空置率按照什么口径和公式计算,还其说不一,没有官方权威信息的发布,所以无法做严谨的比较研究。但如仅从综合信息的推测看,内地城乡的空置率肯定高于香港,仅考虑内地城市的空置率,也很可能高于香港。所以如果香港今年已拟议征收的空置税如真能开征,其经验是值得内地积极研究借鉴的。经济学分析可以表明,房价与空置率应是正相关的关系,降低空置率是属于增加有效供给之举,有助于房价趋稳。

楼市资本论:

对于老百姓而言,最关心的可能是房价。近期全国楼市打折潮来袭,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称,房地产行业的转折点已经到来。那么未来有钱也买不到房?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已经到来?
贾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现总体可认为有新一轮景气波动中向下调整的拐点,但市场分化特征仍非常明显,决非所有城市一齐向下,必须具体分析区別对待,一部分三四线城市的成交均价近几个月还在明显上涨。更不能断言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长期看一去不回的下行拐点,因为中国真实城镇化水平充其量才接近50%,未来的高速成长期还有20个百分点左右,这个成长期不接近走完,是不会形成决定长期下行态势的根本性的拐点的。老百姓有支付能力的多样化住房需求必须尽可能由有效供给来满足,这是硬道理,政府调控必须标本兼治而注重治本为上、以基础性制度建设打造长效机制来最大限度满足这种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